ҵ| ҵ| ׿Խɼ|

ҵ

  • 北歌慢慢从坐榻上支起身子,眼见萧放的身影消失在屏风之后。她本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,却不想还是会怕。她不知萧放为何会突然停下,可是因她方才抵触的动作败了兴致? 北歌随着萧放一步步从长梯上走下来,她见萧放向大门处走,要拉她出酒肆。北歌脚下的步子猛然顿住,她抬起另一只手,拉扯住萧放的衣袖,红着眼再不肯走。 父王死后,玉佩被碎,如今只要稍有见识的人都知道,这枚玉佩仅是象征北侯的。
  • 白寒之早早带着人下山恭候萧放,远远瞧见驶来的一队人马,待白寒之看清楚为首马背上的萧放,正要跪地,却是愣住。白寒之的目光都被萧放怀中的北歌夺了去。 北歌听着,双手捧着碗,一口气喝了下去。